医疗类导航:RNJRNLMCHKNCCAOMFNSB-SCANASCPI

当前位置:首页 > 宏景资讯 > >

中国医生写了首雾霾诗,登上了美国权威胸科杂志Chest

Bob Dylan写歌,以词获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赵晓刚写了一首诗,于今年在美国权威胸外科杂志《CHEST》上获得发表,价值比肩学术论文。

这首名为《I Long to be King》(中文翻译为《我要当老大》)的诗歌是一首关于肺部磨玻璃影的英文诗歌,发表于美国胸科医师学会(ACCP)创办的世界胸科领域顶级期刊《CHEST》杂志(SCI收录期刊,影响因子7.483)。诗歌作者赵晓刚是《CHEST》创刊以来迎来的第一位中国籍医生诗人。

肺部磨玻璃影的自白诗: “我喜欢呼吸醇馥幽香的雾霾”
肺部磨砂玻璃影是我的大名,
朦胧的身影披着神秘与诡异,
……
你笑称幼时的我不典型增生,
你憎称青年的我为原位腺癌,
你咆哮壮年的我为浸润腺癌,
……
我也是从弱小逐渐变得强大,
我也是从隐忍逐渐走向狂放,
……
我喜欢呼吸纯馥幽香的雾霾,
散发着甘甜徐徐融入我身心,
我更喜欢抽烟喝酒熬夜的你,
创造着惬意的家园令我成长。
……
继续成长的我有机会成为老大,
突破层层壁垒、跨越千山万水,
每一根血管都有我的手下子民,
每一处脏器都有我的旌旗招展。
……
(节选自赵晓刚诗歌《我要当老大》)
肺部磨玻璃影(ground—glass opacity,简称GGO)是指高分辨率CT(high—resolution CT,HRCT)图像上表现为密度轻度增加的云雾状磨砂玻璃样影,但其内的支气管血管束仍可显示,见于各种炎症、水肿、纤维化及肿瘤等病变。此征象常为早期肺部疾患的表现。

《I Long to be King》(《我要当老大》)是一首肺部磨砂玻璃影的自白诗。诗歌将肺部疾病拟人化,以其自述的视角,完整展现了疾病从小的病灶开始,如何在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下,狂放与野蛮生长,最终吞噬人体呼吸与健康。

从医生的诗歌中,我们可见,这种最终可能发展为肺癌的病变——肺部磨玻璃影对雾霾是真爱:“喜欢呼吸纯馥幽香的雾霾”。也就是说,在雾霾等外因条件的助力下,肺部磨玻璃影最终可能变成吞噬健康的超级致命杀手。

1万台肺癌手术的背后:许多人不抽烟
今天,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2016年肺癌手术量突破1万台。这家医院的肺癌手术量位居全球第一,是中国乃至全球肺癌治疗领域领先的医疗机构,在诊断和治疗方面皆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甚至外国医生也前往上海市肺科医院深造学习,学习诊断、治疗和手术等等。

据《中国肿瘤杂志》2016年第一期第一篇文章名为《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的报道,全国2012年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为358.6万例。该报道还指出,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率第一位的就是肺癌,每年发病约为37.8万。而在恶性肿瘤死亡方面,全国恶性肿瘤病死率第一位的是肺癌,每年死亡病例约为56.9万。(《向肺癌宣战》)

“9岁,肺类癌,小女孩;19岁,女孩;20岁,女孩……,那个9岁的女孩,咳嗽来拍胸片,右肺中叶肿块4厘米,开刀后病理为类癌,是低度恶性肺癌。”赵晓刚医生说这个小女孩让他印象深刻:“许多患者都不抽烟。”

我问:“赵医生,这与以前,或者比如您的老师那代专家的临床时代相比,是否年轻人更多了?”医生没有扎实的临床数据不会轻易下结论。赵晓刚说:“那时其实也不少,但是总体我们确实感觉肺癌在年轻化。”

肺癌诊疗水平不断提高:然而这并不是治本
“肺癌的发病率全球呈上升趋势,而肺癌的发病率和病死率在中国则是飙升。”

由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组编,赵晓刚、姜格宁、张雷主编的《向肺癌宣战(你嬴得了吗?)》一书在今年秋天正式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上架建议是“医学科普”,全面介绍了关于肺癌形成的复杂因果、侦测肺癌的神兵利器、肺癌病理的微观世界、肺癌存活的周围环境;还有肺部磨玻璃影的真相、精准个体化的治疗策略、各种手术的方式、靶向免疫的鼓舞效果、肺癌治愈的终极含义以及永恒进化的生命奥义……

这本书一经出版被认为是肺癌患者的信心之书。因为,从中你可以窥见医学与科技的发达,也可以看见医学帮助人类从可怕的肺癌中赢得生命的希望,以及可能的方法论。

但这并不全是赵晓刚的全部心声。

“最好的治疗当然是预防!”赵晓刚说,雾霾有时让他有一种无力感:“肺癌发病高居不下,愈演愈烈。这与个体条件、空气污染、个人生活方式,尤其是雾霾都有关系。霾中的pm2.5颗粒物,早在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发表声明称致癌物。许多相关研究都有。”赵晓刚说,“无论医学多么发达,人们暴露在雾霾尤其是重度雾霾之下,都是暴露于风险因素中。而外科医生的手术刀只是最后一博,并不是源头防患与治理,不是治本!”

内因外因同作用:同呼吸不同命运
人为什么会患肺癌?这是一个问题。

医学专家认为,人患上肺癌是外因与内因共同相互作用的结果。外因包括1、吸烟;2、环境烟雾;3、空气污染;4、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致癌物;5、营养问题;6、肺部慢性疾病。内因包括:1、遗传易感性;2、心理、性格和生活习惯因素;3、月经史和雌性激素紊乱。

通俗的说,如果一个人先天或经过后天成为易感人群,那么暴露在高危因素中,达到一定量的风险摄入和累积,就可能不幸患病。吸烟、年老、体弱、肿瘤家族史患者,都可视为高危人群。

其中,外在因素中的吸烟、环境烟雾、空气污染和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致癌物等前四项都指向我们呼吸到的空气。

关于雾霾对于呼吸系统、人类生命以及社会发展的伤害,伦敦曾经给全世界提供了教训的样本。

雾霾如鲠在喉:除雾霾的真正施救者不是医生
2016年12月19日,中国的大头条属于导致肺癌等疾病的风险因素之一—雾霾。

据澎湃新闻报道,环保部向媒体通报,12月18日,中国中东部地区持续大面积重污染天气,日均浓度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的城市共有71个。卫星遥感监测显示,12月16日,中国中东部部分地区出现灰霾,重霾影响面积为16万平方公里,17日重霾面积扩大到37万平方公里,18日扩大到62万平方公里。

12月19日,新华社文章称,河北多地空气质量爆表,石家庄pm2.5和pm10一度双双突破1000微克/立方米。

2016年12月17日清晨(美国当地时间),美国外科医生海姆立克病逝于辛辛那提一家医院,享年96岁。他发明的针对鲠喉引发窒息的“海姆立克急救法”据说拯救了约10万人。

现在,对于中国人来说,雾霾几乎成了卡在每个人喉咙中的鲠。我们不会马上窒息,但是我们闻到了窒息的味道。

现在,微信朋友圈出现了第25个节气—“立霾”。除了玩笑,我们还有更好的方法面对么?“立霾”之时,其实,人们更想问的是如何“破霾”?

我们期待能够有帮助我们“破霾”的“海姆立克法”,可以让我们最简单的呼吸,不需要通过口罩。我们知道,这一定不是靠医生。

附:诗歌全文
I am ground glass opacity (GGO) in the lung,

A vague figure shrouded in mystery and strangeness,

Like looking at the moon through clouds,

Like seeing beautiful flowers in the fog.

I long to be king,

With my fellows swimming in every vessel.

My people crawl in your organs and body,

Holding the rights for life or death, I tremble with excitement.

When young you called me “atypical adenomatous hyperplasia”,

Then when I had matured, you declared me “adenocarcinoma in situ”,

When fully developed, your fearful denomination: “invasive adenocarcinoma”.

You forgot my strenuous journey to become the king.

From tiny to strong,

From humble to arrogant.

None cared when I was young,

But all fear me we when full grown.

I’ve been nourished on the delicious mist and haze,

That sweetly warmed my heart,

Always loving when you were heavy drunk and smoking,

Creating me a cozy home.

When I was less than eight millimeters, I was so fragile,

Waiting for a chance to grow up.

Now, more than eight millimeters, I am more mature,

And considered worthy of notice.

My continuous growth gives me a chance to be king,

As I break through layers of obstacles,

Spanning the mountains and waters.

My fellows march to every corner and occupy every region.

My quest to become king was full of obstacles,

I was cut until almost dead in childhood,

Burned once I’d matured,

And poisoned when older.

Happiness after sorrow, rainbow after rain.

I faced surgery, radiotherapy, and chemotherapy,

But continued to chase my dream,

Some would have given up, but I will be the king.

I long to be king, with fellows and subordinates,

I long to be king, to have people’s fear and respect

I long to be king, to dominate my domain,

I long to be king, to direct your fate.

Editor’s Note:The author writes, “Although pulmonary ground-glass opacity (GGO) could be benign or malignant, it most likely represents neoplastic lesion. Currently, the detection rate of GGO has increased remarkably in China. As a thoracic surgeon of Shanghai Pulmonary Hospital, I have diagnosed a large number of patients with GGO adenocarcinoma in daily clinical practice. I hope more people could understand it and take it seriously.”

原始出处:

Xiaogang Zhao. I long to be king.Chest, Volume 150, Issue 4, October 2016, Pages 974-975

声明:本文由宏景国际教育转载自MedSci,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