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类导航:RNJRNLMCHKNCCAOMFNSB-SCANASCPI

当前位置:首页 > 宏景资讯 > >

中国医学生的美国心脏科医生之路

2016-12-28
我是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七年制皮肤科硕士毕业后来到美国的。2014年,我通过了美国心脏专科医师遴选,未来将接受专科医师培训成为一名心脏科医师,而这从传统观念里一直是一个白人男性主导的领域。从中国皮肤科硕士跻身美国竞争最激烈的心脏专科培训,别人的反应往往是“哇塞,好大的跨越”,但我自己回过头来看看这段经历,仿佛一切又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

钟情心脏科,我愿意尝试挑战
2009年,我申请到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HopkinsUniversity)攻读流行病学硕士学位。医院里身着白大衣医师的神采奕奕,病人治愈后的感激和喜悦,医院门前年年张起的美国排名第一条幅,使我心中再次燃起从事临床医学的热情。这期间了解到可以通过参加美国职业医师资格考试(USMLE)申请做住院医师,于是在2年硕士学习及随后1年研究工作期间,我准备并通过了USMLE,于2012年开始在阿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附属医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Jacobi Medical Center)接受内科住院医师培训(residency)。

从读硕士起我就对心脏科非常感兴趣,与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心脏科医师合作多个研究项目,了解到心脏科严格的临床培训和丰富的疾病知识,基于这些合作发表的论文也为专科申请奠定了基础;住院医师培训期间,我接触到心脏病复杂的病理生理特点和高深的介入操作,更让我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我有幸接受了叶青(Taub)教授指导,尤其是她在心脏超声方面的丰富经验,每当看到超声采集的心脏动态图像、结合血流动力学分析演算后给临床诊治提供丰富信息时,我就会感叹这一诊断工具的高效准确,并对深入学习和了解这一专业领域更加渴望了。

遴选专科医师,需要做这些准备
2014年,对我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我作为内科高年住院医师(senior resident)接受培训,同时在准备申请心脏专科医师培训(fellowship)。自从开始住院医师培训,这场战役就打响了。需要提交的材料除USMLE成绩和个人简历外,很重要的就是住院医师培训期间临床培训评估及专科准备情况。

住院医师培训主管(program director)每半年要组织一次评估,根据总评估情况完成推荐函用于我们申请专科医师培训。评估会参考上级和下级医师反馈:上级医师会从学习能力、领导团队和与其他科室合作能力、疾病诊断处理、促进患者安全和职业精神等维度打分,并附评语;下级医师主要是低年住院医师(intern)会从领导团队能力、教学能力、疾病诊断处理、与团队和患者沟通能力等维度打分。这种考量充分考虑到住院医师成长曲线,使我们在不同阶段对自己的能力提高都有具体目标。

为专科培训申请做的准备包括临床和科研两方面。关于临床能力培养,具体到我,除了常规轮转时格外认真学习心脏病诊治、重症监护室(CCU)工作外,选修轮转内容(elective rotation)时也会挑选与心脏科关系密切的心脏科会诊、心衰临床培训、电生理和导管介入等内容。通过上述努力,一方面是提高我的临床知识和技能,另一方面则是给上级医师留下“我以心脏病专科为目标”的印象,使他们可以见证我心脏科能力的成长,从而愿意以推荐信或口头推荐方式支持我申请专科培训。科研工作是美国医师培养体系中非常看重的能力。住院医师日常工作非常繁忙,从事临床研究需要额外付出,多数要利用晚上和周末,这在平均每周80小时工作时间的住院医师培训阶段是项非常艰难的工作。我本身对科研非常有兴趣,加之硕士阶段的科研经历为我积累了一定技能,使我在工作之余可以对临床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一些分析。这2.5年我发表了3篇论著、待投稿2篇,参加了4次学术会议并有壁报展示,这在住院医师里算是小有成就了。

积累,每天从点滴做起
美国住院医师很辛苦,不可能有大段时间读书。繁忙的工作本身就是学习,点滴琐事都是对我们临床能力的历练。我们要像海绵吸水一样把握每个机会汲取能量。

我作为高年住院医师,目前要领导一个医疗团队(team)日常工作,负责约20张床位。我们团队组成是2名低年住院医师、1名高年住院医师(我)和1名主治医师,我所在医院内科有7~8个这样的团队,团队间无专业细分,对所有内科疾病统一处置,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则求助专科会诊。

通常我在早上7:00到医院,与夜班交接、了解患者病情进展后,约在7:30会与下级医师一同开始查房并讨论诊治方案。8:30结束查房后,晨间报告(morning report)开始了,通常由住院医师主讲,多为病例诊治分享,也可以是主题演讲、医师执照考试复习(board review)等。

9:15,正式查房开始,整个团队逐一对患者病情讨论,通常由低年住院医师汇报病情及初步诊治方案,高年住院医师补充,主治医师参与讨论并对最终诊治给出建议。我认为,高年住院医师的最高境界是在下级医师汇报中“一言不发”,这表示事前他们已经充分沟通讨论,低年住院医师完全领悟了高年住院医师的治疗思路,虽是前者在汇报,却在考核后者是否合格。美国医院比较有特色的是跨学科查房(inter disciplinary round),一般是与社工、病例主管和护士讨论患者出院计划,以保证患者安全出院并得到合理随访和处理。查房结束后就是落实执行医嘱和写病历的时间了。

午饭是在午间会议(noon conference)解决。中午12:30,我在结束上午工作后就会参加,整个内科聚在一起,通常是学术讲座(lecture),较晨间报告更正式,还会有文献回顾,尤其每周有一天会是大查房(grand round),通常是外院医师参与的较高端学术交流。1:30,午间会议结束后就开始繁琐的临床处置,包括与会诊医师讨论病情、进行医疗操作、处方药物、办理出院并与社区工作者交代出院后事项等,通常会持续到下午4、5点,这时我们会把这一天的医疗处置再回顾一遍以确保医嘱执行到位。大概6点左右,我的工作结束。这就是住院医师的一天,繁忙而充实。

2015年7月,我将会进入心脏科专科医师培训。这段新征程将充满机遇和挑战,我有幸跻身这个美国竞争最激烈的专科培训,更意识到自己还要继续努力,争取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做出成绩。

中美医疗体制差异很大,但我想,无论你在大洋彼岸还是讲着另一种语言,医师的学习都是相通的。从点滴中积累,在实践中成长,这就是我想分享的感悟。



声明:本文由宏景国际教育转载自中国医学论坛报,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